<progress id="jv3xn"><dl id="jv3xn"><font id="jv3xn"></font></dl></progress>

    <thead id="jv3xn"></thead>
    <form id="jv3xn"></form>

      <dfn id="jv3xn"></dfn>
        <b id="jv3xn"><listing id="jv3xn"></listing></b>
        <menuitem id="jv3xn"><font id="jv3xn"></fon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<pre id="jv3xn"></pre>
          <big id="jv3xn"><delect id="jv3xn"><listing id="jv3xn"></listing></delect></big>
          <delect id="jv3xn"><var id="jv3xn"><ruby id="jv3xn"></ruby></var></delect>
          機床網
          中國制造十問:隱形冠軍模式對中國并不適合?大而不強,一點都不丟人?
          2021-11-12 10:02:43

          作者/林雪萍

          不能把“專精特新”用一種情緒性的色彩定義成民族制造的英雄。對中國這樣多元多層次的制造大國來講,專精特新只能是一個階段性的過渡性策略。因為只要一家技術突破了,必然會涌進更多的企業,很難成為想象中的少量隱形冠軍。這意味著,德國隱形冠軍的模式,對中國未必適合。西蒙所定義的隱形冠軍,基本都是全球化布局。因為只有放在全球化的大池子里,才能養活一個國家(如德國)的隱形冠軍。如果去掉全球化的出口通道,把德國制造壓縮在德國8000萬人口的市場里,這些隱形冠軍可能立刻就會窒息。
          而在中國,專精特新企業,很少有著全球化的格局。這真是一個巨大的矛盾。專精特新意味著稀缺,它在拔河繩上的另一端,就是中國制造最常見的紅海艦隊:同質化競爭。

          0/ 導語:地緣制造與供應鏈攻防戰


          地緣制造,是一種摻雜了非經濟因素的區域聯盟競爭力。這兩年尤其常見,如美國、日本、歐盟等發達工業國家都在強調如何把供應鏈搬到本國,強化本地制造。當國家安全性,被置于供應鏈自由流動性之上,超越了經濟性的時候,地緣制造就開始出現。


          地緣制造,跟地緣政治也可以有點血緣關系。在古代,遼國與北宋戰火連綿不斷的時候,宰相寇準力諫宋真宗,果敢北上,并在澶淵(今河南濮陽)這個地方,跟也打不動了的遼朝掌門人蕭太后,確立了澶淵之盟。雙方都有自己的家事難纏,都有強烈的和平愿望。這個盟約,遼得“實惠”宋“得名”,最主要的問題,領土反而被擱置了。用金錢換取和平,開創了鄰國之間全新的外交框架。而在現代,地緣政治已經成為了最重要的鄰國外交形態。制造本來是相對中性的,而經濟性和理性對于國別之間的摩擦,起到重要的潤滑作用。而現在,地緣制造正在發揮更大的作用,圍繞著國家產業和企業,相互之間進行技術結盟和產業連接。


          地緣制造,首先就是國家政治意志的較量,在有些場合它變成了被人詬病的產業政策。但是它現在變成了長沙豆腐,聞起來臭,吃起來香。為了保護大型企業,德國政府在學習;為了半導體供應鏈,美國也在學習。


          在宏觀層面上,此后任何一個國家,再也不能理直氣壯地抱怨中國的政府補貼。彼此彼此,大家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。


          最近,終于在接受了日本政府的巨額補貼之下,臺積電將在日本建廠。這一行動,實在是不同尋常,打破了多種慣例。首先,它只給一家公司服務,那就是全球CMOS圖像傳感器的霸主:索尼。盡管索尼占據一半以上的份額,但后來的追兵韓國三星和海力士就像蚊子一樣盯了上來,實在惱人。但更重要的麻煩在于,這種傳感器也無法逃脫芯片的控制。而這次,就在自家門口附近的土地上,與臺積電一起投資500億元人民幣,建立一座專用工廠,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。這是臺積電在日本建立的首座芯片制造工廠,沒想到成為私家工廠,專芯專用。


          最不尋常的是,背后支持者日本政府,跟美國政府一樣,它將以補貼的方式支持臺積電項目。如果說臺積電在美國還有英特爾這樣心懷“仇恨”的追趕者,在日本它就是純粹的人氣明星。日本政府的姿態很低,為了吸引臺積電在日本設立半導體工廠,每個月都要召開兩次30分鐘的會議,專門討論如何“伺候好”臺積電,以便它能建立工廠。


          日本政府謙卑的“招商引資”的態度,終于打動了雖然春光明媚但也憂心忡忡、如履薄冰的臺積電。這次80億美元的投資,將是臺積電邁出去的重要一步,而日本政府將出資40億美元。日本自有算盤,希望借助于這樣的機會,拉動國內廠商重建日本的半導體供應鏈,重現昔日榮光。毫無疑問,臺積電現在是全球紅透透的制造明星,擁有了制造能力似乎就擁有了一切。芯片荒的短期產業印象,加重了政治家干預供應鏈的長期雄心。


          雖然有爭議,但日本政府覺得還不夠。在它的眼里,為了半導體,歐洲補貼1萬億元人民幣,美國補貼3200億元人民幣,中國補貼6000億元人民幣。日本政府還有更多的路要走。下一步,萬億日元規模的半導體基金,則是日本制造界和政府爭取的目標。


          供應鏈穩定,已經上升到國家的經濟安全。這種產業分工的憂患意識,很少會出現在發達國家的議會廳里。而芯片之戰,以一己之力,確立了政府對市場干預的必要性。經此一役,傳統認識正在被一掃而空,無論是宏觀的政府有形之手,還是傳統的管理理念。


          而在企業經營層面,由日本豐田實踐而確立的日本制造方式:零庫存,它的理論根基正在經受自從上個世紀90年代創立以來最危險的一次晃動。彼時,麻省理工學院Womach教授撰寫的《精益生產方式——改變世界的機器》,以及美國密西根大學Liker的《豐田模式》,兩本暢銷書開創了日本制造優越性的贊歌,在美國和全球引發了深度的模仿。而這次“芯片荒”,以及集裝箱的短缺,精益制造的零庫存,在非常時間之下,簡直不堪一擊。誰能搶下足夠多的芯片,誰就是市場上的王者。連蘋果這樣不可一世的電子巨頭,都要慎著芯片用,把芯片從iPad盡量多地轉向利潤更大的手機。


          而這場“搶糧食”的最早信號,發生在2018年年底。嗅覺靈敏的華為瘋狂搶貨,四處購買零部件。這一非凡的行動,堪稱供應鏈上的敦克爾大撤退,為自己后續的保衛戰,留下了寶貴的時間。而2019年5月16日,美國正式制裁華為。備戰備荒的時間超前性,超越了簡單的經濟性。這簡直就是一場供應鏈攻防戰。用戰爭的殘酷性和調兵遣將,來看待供應鏈的重新分配問題,將是一個有用的視角。


          地緣制造,與供應鏈攻防戰密切相關。它會使得區位的科技優勢和供應鏈制造能力重新組合,以便發揮更大的作用,資本的力量會在技術和人才之上形成強勢疊加。而技術聯盟,則會形成更加有針對性的戰略合作。這種交織在一起的針對性選項,已經遠遠不是傳統的禁運清單(如限制國外特定技術流向中國的瓦格納協議)所能夠表達。


          地緣制造對于企業而言,是一個并不情愿的局面。處在一個有機體的血管末梢,追逐利潤最大化的企業家可以說是地緣制造的受害者。全球化受到了某種傷害,而企業家必須出招,必須學會倉促應對。


          日本政府打算為索尼一家公司,提供40億美元的補貼,這可謂石破天驚之舉。臺積電在日本撕開了一個全新的口子,就像架設了一道新的望遠鏡。由此望過去,宇宙滿天繁星的運轉,有了更深刻的轉變。而全球供應鏈的運行機制,自此大不相同。


          地緣制造呈現了國家意志、產業變遷和企業家雄心三種不同的力量的交織。力量的源泉不變,但受力面將會大有不同,將已經確立秩序的全球制造星球,呈現新的形狀。


          中國制造企業,將如何應對?不妨可以將全球制造格局分為長中短三個周期來看。長周期是國家較量,中周期是產業形態的彎曲和產業板塊的重塑,而短周期則是企業家需要做的事情,積極迎接全力的制造統治力法則。理清楚這三個周期中的十大問題,就可以更好地理解中國制造的高質量可持續發展之路。


          1/ 是否遭遇到了全球化逆流?


          長周期涉及到三個問題,分別是國際化逆流、國內消費形勢全球供應鏈正在醞釀的新形態。


          中國從2001年加入WTO以來,國際化一路順風順水,國運昌盛。但這兩年受到了一定的阻力。然而,值得識別的是,這個阻力不是全球化的阻力,而只是國際化的阻力。


          全球化是以子系統與大系統之間的關系看問題,表達了“我是你們”;而國際化則是以平行系統之間的關系,表達了“我和你們”。盡管有地緣制造,但卻并非否定了全球化分工的存在。全球化依然勢不可擋,但毫無疑問,國際化逆流已經長出與眾不同的尖角。每個國家都在盤算自家制造的安全性和更大的利己性,這使得國際化與全球化的差異性開始變大。

          供應鏈的流動性受阻,就是國際化逆流的最明顯表現,很多國家強調制造的安全性。其實供應鏈的彈性和安全性,一直是美國國防部最關心的問題。美國沒有工信部這樣統抓工業的部委,而是通過國防部、能源部和商務部聯合推進。上個世紀五十年代,美國艾森豪威爾總統在離職時提醒美國要警惕的軍工復合體,反而得到了發揚光大。美國工業的發展就是以軍促民、軍民兩用,各種民工技術從軍工、從航空航天開始分級擴散。因此美國國防部最為關心基礎工業體系,是否能夠有效支撐美國國防工業的要求。十幾年來,每年都會出臺一個美國制造供應鏈彈性的報告。近兩年,這種威脅論更加明顯,而且采取的行動也要比以前要嚴厲得多。這跟美國政府的各種制裁,疊加在一起。

          然而,在2021年10月美國財政部對過去一年制裁情況的回顧報告中,發現制裁并不是特別有效。制裁案例已經累計12,000例(包括已撤銷的3000例),力度大幅度增加,但從貿易角度看,對中國的依賴并沒有減少。與此同時,美國希望拉著盟友一起打壓,而盟友也是半信半疑。美國在經濟上對中國一個大棒子打下來,并不是那么有效;而帶著胡蘿卜四處招搖,也不是那么有效。


          大國有大棒和胡蘿卜揮舞,意在重振制造業,打壓外部供應鏈;而小國只有原料資源,可出的牌張有限。但二者的情況,并無太大的不同。


          東南亞國家這幾年在制造快速崛起,形成不可忽視的地緣制造。越南自不必說,跟墨西哥一樣,作為兩個最大經濟體的鄰居,充分享受著地緣制造的紅利。而原材料資源豐富的印尼,也在考慮如何把鍋蓋子按得再緊一些,隆隆向上的蒸汽最好都留在鍋里。印尼是全球最大的棕櫚油出口國(馬拉西亞次之),也是鋰電池發展所必不可少的優質鎳土礦的大戶。印尼政府,正在考慮所有的原材料都不出口——所有的大宗商品。如果其他國家想利用這些資源加工,那就到印尼來投資,在本地設廠。豐田兩年前就開始在印尼投資20億美元,發展新能源汽車。而韓國LG集團則簽訂了一份上百億美元的電池投資協議,其中規定用于鎳礦中至少有70%必須在印尼進行加工。而上通五菱早已經在印尼深扎根基,開設了128家經銷門店。在東南亞的地盤上,日本汽車耕耘多年;美國品牌撤了,德國品牌撤了,而中國汽車反而開始憑借電動車的優勢逆向殺進去。地緣制造已經讓各國都想著一定要把制造握在自己的手里,印尼可能根本就沒有想過,自己的工業基礎設施能否消化這些原材料。但對于企業家而言,要享受印尼的優質自然原材料,和甜美的陽光,就必須深入印尼市場,與本地政府合作。地緣制造,就像兩把過招的寶劍,正在發出清脆的撞擊聲。


          如果說,美國成熟而現實的政治家,已經發現中美全面脫鉤是不可能成立的。于是美國精英也在提“有限脫鉤”,將科技輸出限制在有限的領域。其實有限制裁方式,也不太成立,容易像飛出去的旋鏢,有可能會折回來傷到自己。


          美國商務部10月下旬披露的文件顯示,盡管處在美方斷供名單中,華為、中芯國際這兩家公司,從2020年11月到今年4月期間,仍然得到了美國政府部門簽發的大量許可證,價值超過千億美元。給華為供貨的美國供應商,許可證授權合同達到了610億美元,而中芯國際則得到了另外420億美元。即使是在黑劍之下的華為,美國企業的申請通過率也達到了近70%。日子也沒有那么糟糕。因為如果美國政府下手太重,這些訂單就可能轉向日本、歐洲等供應商。這是美國商務部最不情愿看到的,這也是美國議員一直想推動非常具體的斷供清單,遲遲不被商務部接受的原因。


          不僅僅表現在商品的交易,專利也受影響。這兩年,中美的合作專利急劇下降,但是這些合作專利,實際上都被日本、德國、法國消化了。世界制造與中國制造的全球化合作意愿,仍然非常強烈的存在。美國如果尋求有限脫鉤,很多利潤就會轉移到其他國家。中國或見損害,盟友獲利更大,而美國則欠收巨大,這是美國企業家最擔心的地方。


          2/ 高品質消費是不是全部?


          回頭看長周期的第二個問題,就是國內的消費形勢變化。


          中國高質量的發展很容易被誤解成“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”。但其實這只是高質量發展的一條明線。最典型的是要有像日本一樣的壓力鍋,或者德國雙立人一樣的廚具。還有一條暗線,跟“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”相關。那就是高質量消費,需要同時帶動整個上游供應鏈的升級。這是消費者、品牌制造商和上游供應鏈的三家合力的局面。


          消費者的品牌口味正在發生變化,對國貨產生了更大的包容度。阿迪達斯今年上半年的年報顯示,盡管在全球都是增長,但在中國卻是下降的。阿迪達斯的CEO為此感慨道,中國人的品牌觀已經變了。言外之意,國人對國貨品牌有了更高的趨同度。這在很多層面都能看到,近兩年迅速崛起的元氣森林飲料,也在試圖挑戰可口可樂的年輕人大本營。而在4月份上海車展,最引人矚目的展臺是上通五菱為年輕人準備的敞篷車、長城汽車廠的硬派越野車坦克,而傳統的BBA車輛則不再是最重要的霸屏角色。


          這背后有一個關鍵性的消費者群體。Z世代的消費觀正在變得強大。這批1995年以后出生的年輕人,品牌觀跟傳統消費人群有著很大的不同。從六零后、七零后的貧窮年代走過來的人,對國外品牌反而更容易有一種報復性的迷戀;而現在的年輕人則更容易受情緒化的社群和意見領袖所吸引。得年輕者得未來天下。


          既然消費者對中國的品牌不會無動于衷,那么品牌制造商自然不能無為而治;而更上游的供應鏈,則不可無足重輕。


          中國從2009年開始電動汽車的規劃,在全球都是搶先一步,為現在奠定了一個非常好的先發優勢。這使得“蔚小理三大造車新勢力可以迅速崛起。而同步發展的動力電池,則為中國的裝備制造,帶來了巨大的發展機會。以前合資公司的汽車廠的產線設備都是由外方直接采購,根本沒有中國制造商的白名單機會。而現在動力電池如寧德時代、比亞迪的自主采購,使得中國激光裝備迅速殺出一條血路。中國激光在過去經歷了黃金十年的發展,形成了全鏈條的全面突破,占據全球近60%的市場。全世界的激光玩家,都必須看住中國市場。而激光加工的發展,正是靠著動力電池、光伏、消費電子等這些國內大發展的行業。


          從高品質消費開始,中國制造呈現聯動式突圍。從消費者端,到品牌制造商,到裝備制造商,完成了全鏈突破。


          中國制造正碰上國運時刻,這是中國制造供應鏈全新生產的彎月牙。它的長大,需要的只是時間。


          3/ 供應鏈形態,分工還是垂直整合?

          那么,供應鏈的形態,是否會出現新的變化?答案是肯定的。一輛汽車,最早是機械主宰,然后進入電氣控制,現在進入軟件定義時代。一輛車的價格,在1995年,軟件價值占比不到5%。到了2010年,這個比例是15%。再到2025年,軟件占比將達到25%。它所前進的每一步,都是從機械價值占比所奪取過來的。這就是為什么無論是大眾汽車還是寶馬,都想變成一個軟件公司。這不是追趕時髦,而是利潤之爭。


          換個角度看,汽車已經變成一個大號手機,代工模式會變得非常常見。整個制造系統,將發生巨變。

          汽車的制造系統,是所有能夠影響人類生存方式中最為出色的一種。上個世紀初,福特先生在胭脂河的工廠是一個超級的工廠,彼時有20多萬人,從煤炭,到底盤,甚至到肥皂都能自己做。1908年這一年的光芒好像是屬于福特,他以一己之力,讓流水線模式成為美國制造系統的象征。然而這樣的歷史傳奇并不公平,因為這一年它還需要分出時代獎章的另一半,送給杜蘭特先生:這一年他以別克汽車為基礎創立了通用汽車。福特是集權的象征,單一的T型車大生產不僅創造了汽車的神話,更是創造了一個豐滿的中層階級;而杜蘭特則是分權的首創者,現了多元化和分布式制造。兩種不同的生產哲學開始各自行走,福特首先占了上風,而當T型車再也無法獨占鰲頭的時候,汽車發展史的轉折點就開始出現了。杜蘭特的通用汽車迅速成為美國汽車界的老大,足以證明多品牌更加符合不同人的口味。加上其他的德國大眾、日本豐田的努力,全球化分工已經豁然開朗。

          然而最近這幾年電動汽車呈現了全新的價值取向。電池更像是領導者。即使是天下第一強勢的蘋果,在制造蘋果汽車的時候,都無法讓寧德時代、比亞迪屈服而在美國建立工廠。大眾、寶馬、通用都會發現,他們需要向電池制造商適度的彎腰。上海大眾汽車,面對寧德時代“驕橫”的付款條件,也是無可奈何。于是汽車制造商開始紛紛跟電池廠合作,采用不同的方式進行結盟——如果不是巴結。芯片更是如此。主機廠向零部件廠商示好,這是汽車百年歷史從未有過的現象。有限的垂直化整合,開始抬頭。

          特斯拉在自己工廠里面的制造方式,跟奧迪、大眾等完全不一樣。傳統汽車廠,會把所有產線交給集成商去做。而特斯拉則不同,它會自己去研究機器,自行購買,然后只把產線的集成交給自動化集成商,做增值那部分。換言之,特斯拉對機器的理解,遠遠勝于那些造車老前輩。所以,千萬不要把特斯拉看成一個汽車品牌公司,特斯拉是一個貨真價實的超級制造巨頭。事實上,特斯拉在過去5年發生的8次并購,基本上全跟自動化工程有關。如今它的市值,已經輕松突破萬億美元,背后有著深刻的制造邏輯。一個偉大的公司,可以塑造一個時代的制造系統。


          考慮到很多汽車企業進軍零部件或考慮自動駕駛,垂直整合的步伐正在加速。


          未來最令人震撼的產業形態,一定來自汽車。在這里,根本分不清楚敵友,福特與大眾聯盟、本田與通用結盟、大眾與華為合資,這些沒有邊界的事情,會屢屢發生。而360要造車、富士康要造車,不過表明了汽車產業新形態正處在欣快而焦慮的成長青春期。


          制造形態帶動的變化,將會重塑供應鏈的格局。這對于認識制造的長周期,是非常有幫助的。


          4/ 中國制造要優先發展戰略新興產業?


          來自制造的中周期,第一重要的是看產業生命的新陳代謝。高質量的可持續發展,不要總把目標瞄準戰略新興產業,因為中國制造的根基,還是扎在傳統制造。先進制造和傳統制造不過是一個時間的反函數,昨天的傳統制造就是今天先進制造的根基,而今日之先進制造則是明日傳統制造之源。傳統制造,才是先進制造的根基。


          紡織是不是傳統制造行業?現在美國先進制造正考慮把電子、芯片做到衣服里。這樣電子服裝既能發電,又能通訊,這才是真正的高科技。美國高端的制造創新,就是一方面研究這樣的智能纖維,一方面要同時給出實現電子衣服的制造系統。


          中國作為一個制造大國而不是制造強國,一點都不丟人,也不值得氣餒。中國的傳統制造,逐步走向先進制造,就是金字塔,一層一層地壘上去的。從低端制造到發展先進制造,這是自然規律。水往低處流,逐漸積累,大水漫金山。


          反過來則不同。比如美國正在大力發展先進制造,想把半導體制造都搬回美國。真的可行嗎?即使把臺積電、英特爾、三星的先進制程放到美國,但它后端的封裝、測試還是在亞洲。這個根是拔不掉的。加工好的芯片再運回亞洲做封裝,是很難大規模普及。高端制造,如果滿地去找配套的低端制造,那是非常難的。水往高處走,高處不勝寒。


          高質量發展,就是要給傳統制造插上新翅膀。在這次中美貿易戰的較量中,中方是保衛戰,談不上勝利,但是也沒有大敗。而美國制裁中國,現在則有點山窮水盡的地步。中國如何頂住了炮火?不是靠高科技,靠的正是傳統制造基本面。不妨直率一點說,中國的高科技制造,至少在當下,其實是頂不住攻防戰的炮火。


          更好地理解傳統制造的提升,對于理解中國制造的躍遷,是非常重要的。


          美國汽車領袖艾柯卡,為什么會成為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民族英雄?一方面他在福特創造了巨額財富,被稱為美國經濟型跑車的“野馬之父”;在意外被亨利福特二世解聘之后,他臨危受命,將瀕臨破產邊緣的克萊斯勒,重新煥發青春。另外一個方面,則是他對日本制造的強硬態度,或者他對美國傳統制造的拯救,有著領先同時代的政治家和華爾街的認識。


          早在1984年,艾柯卡就意識到,基礎制造與高端制造相輔相成。在常年跟日本汽車界競爭的過程中,艾柯卡非常警惕日本會把美國基礎制造掏空,因為沒有底特律就沒有硅谷。艾柯卡認為,光靠高科技挽救不了美國,必須跟基礎制造放在一起。電腦行業的三大用戶(國防部除外),就是三大汽車制造商通用、福特和克萊斯勒。如果關了基礎工業之門,就等于封住了硅片市場。艾柯卡已經意識到,不能犧牲基礎工業,去發展高科技,而必須使二者共同發展。當時美國傳統制造,正在受到日本的侵蝕。鐵銹的味道剛剛出現,這位說話直率的意大利裔美國人,已經聞到了這股氣味。一直在為產業政策辯護的艾柯卡,也大聲向里根總統和美國國會疾呼,美國國家需要一個合理的產業政策,可惜無人傾聽。今天美國對中國制造有著更加兇險的要,但這場爭端的根源,卻是在五十年前,由日本制造而發起。


          現在中國傳統制造需要有重新的認識。例如,很多省將壓鑄制造歸到落后產能。鍛壓、鑄造一向被認為是傻黑粗的高耗能高污染的低端產能,很容易進入到負面清單目錄。然而特斯拉并不這么想,它采用了獨樹一幟的壓鑄一體化工藝,進行車后身的鋁合金制造。它需要用6000噸的壓力機來實現這一點。于是,高噸位的壓鑄機,成為行業里的香餑餑。力勁集團立刻身家百倍,而海天等也迅速向8000噸挺進。制造新工藝,會拉動傳統裝備脫胎換骨,讓人無法辨認。因此,用簡單的認知,來區分傳統制造,很容易陷入歧途。


          國資委在819文件里談到國有企業的擔當和科技創新,首當其沖的是工業母機,第二才是芯片。這也導致工業母機,這個概念一下子頗受資本的追捧。很多人都火急火燎地去查找“工業母機”到底是什么。實際上,除了機床之外,工業母機也應該包含“鑄、鍛、焊、熱、表”這些最常規的工藝。一一翻過去,傳統制造里面全是高科技。先進制造與傳統制造并不分家。


          5/ 一味追求專精特新嗎?


          中國制造需要多樣化的出擊。既要追求差異性,也不要怕低級戰術。


          現在舉國上下,都在推崇德國隱形冠軍的模式。隱形冠軍是德國西蒙提出來的一種德國中小企業發展模式,就是尋求在非常細小的領域做到全球領先。專精特新就是與隱形冠軍對應而來。在中國,它甚至隱含地指向了卡脖子的反卡前哨。


          實際上,不能把“專精特新”用一種情緒性的色彩定義成民族制造的英雄。對中國這樣多元多層次的制造大國來講,專精特新只能是一個階段性的過渡性策略。因為只要一家技術突破了,必然會涌進更多的企業,很難成為想象中的少量隱形冠軍。這意味著,德國隱形冠軍的模式,對中國未必適合。西蒙所定義的隱形冠軍,基本都是全球化布局。因為只有放在全球化的大池子里,才能養活一個國家(如德國)的隱形冠軍。如果去掉全球化的出口通道,把德國制造壓縮在德國8000萬人口的市場里,這些隱形冠軍可能立刻就會窒息。


          而在中國,專精特新企業,很少有著全球化的格局。這真是一個巨大的矛盾。專精特新意味著稀缺,它在拔河繩上的另一端,就是中國制造最常見的紅海艦隊:同質化競爭。


          這通常被看成是內卷,一種低級幼稚的戰術,一種不顧道義的內訌。批評聲一片。然而,內卷并不可怕,或者怕也沒有用,它是有限資源、有限市場的必然產物。僧多粥少的結果,就是內卷。然而,這個符合市場法則,熬不住的倒下,熬得住的就是勝利者,是下游的發動機。企業家精神就被德魯克稱為一種野獸的精神,本質就是你死我活,這就是市場競爭法則。所以凡是官方一起鑒定的價格,基本都會失效。


          再看中國的激光產業,大概有一千億元的產值,就有近30家上市公司,還有十多家正在排隊的路上。這個行業的技術脈絡很清楚,一望而知,都跟某些公司某些人有淵源。從結果看,就是一個高度內卷的行業。但是中國激光,也是在發生高度進化。全球激光看中國,中國激光看漢深(武漢和深圳)。下游裝備很發達,如大族、利亨元、帝爾在PCB板、動力電池和光伏領域,深耕壕溝;而中游的激光器如武漢銳科、深圳創鑫、上海光惠都逼得美國老牌企業IPG節節退縮;而最上游的光學晶體如福建福晶、特種光纖如長飛,也是能打能戰。整個激光器行業,呈現出一碗水端平的態勢,并無太大的短板。一個內卷的行業,不影響一邊劇烈競爭,一邊不斷進化。


          如果把時間周期放開,內卷也是一種自我進化。從產業角度看,紅海競爭不過是尋找下一個更低的經濟平衡點而已。


          專精特新是一種自我優化的結果,低級戰術內卷也是一種相互凈化。同樣值得尊敬,中國制造需要多元化的包容。


          6/ 低利潤,是否能可持續發展?


          中國制造的確呈現了低利潤的特點,但這也并不影響可持續發展。


          反過來去看高毛利的企業,它往往來自一個不均衡的產業形態。機床作為重要的工業母機,它需要一種規劃刀具路徑的CAM軟件。很多厲害的機床廠家都會自己來開發,如中國機床界的一個傳奇——北京精雕機床,一直靠精通CAM軟件而讓機床閃閃發光。然而全球各種CAM軟件的圖形內核算法,基本都被兩家公司所壟斷,最主要的一家就是德國的ModuleWorks。就在如此狹窄的領域、針尖大的空間,這家公司居然有200多人,基本都是開發人員,幾乎沒有銷售人員。這樣的企業,自然可以享受到60%的利潤。


          這聽起來像是一種過于失衡的行業形態。換成更大的行業,如中國的工程機械、儀器儀表行業,雖有近萬億元的產值,但利潤上不去,因為高利潤都被日本、美國或者德國制造拿走了。這中間有一個關鍵性的代差優勢。日本的液壓機械、儀表等內部的電路板,基本上都是上個世紀80年代的型號。那是最早的機電一體化時做的芯片和控制電路。但是,只要中國搞不清楚,日本、德國就能穩穩當當地吃代差毛利。第二代、第三代的控制電路板早就研制好了,但是既然中國沒有攻破,那他們也沒有必要去采用新技術。全球傳感器老大日本基恩士,是日本股市的常青樹。它的創始人,成為日本最富有的人,超過優衣庫的老板柳井正和軟銀的孫正義?;魇肯褚粋€土財主一樣,最喜歡囤積的就是現金?,F金過于充裕,但研發比例很低,不超過8%。奧秘何在?就是保持技術代差,而非追求絕對領先,形成國別制造之間的利潤剪刀差。


          所以說,要想改變低利潤的現狀,需要的仍然是時間??沙掷m發展并不排斥低利潤。只要有利潤,無論多低,它都是燎原星火。低利潤制造,是第一波松土者;而更高的利潤,則可能是第二波。中國現在是汽車動力電池大國,這片土壤最早是來自消費電子的手機電池。昔日的飛毛腿品牌,扛起中國手機電池的半邊天?,F在飛毛腿可能已經跑不動了,但也有70億元的產值。最重要的,它為產業的橫向漂移,留下了大量的人才。一個飛毛腿手機電池彎下腰,百十個飛毛腿汽車電池昂起頭。這個過程,就是知識流動、重新開花的結果??沙掷m的發展,極有可能以一種接棒式的行為,實現產業的延續。


          7/ 制造升級,有哪些新變量


          從中國制造的中周期來看,跟以前最不一樣的地方,在于三個新變量,有兩個是線性的。


          首先是用戶需求的反哺。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,下游用戶會對國產制造商,流露出精心培育的心思。甚至是國企,也在小心地張開雙手,去擁抱國產品牌制造商。只有用戶工廠,把車間現場、工藝經驗開放給上游供應鏈,上游制造商才能得到快速的進步。


          第二個變量則是產業資本。只要能把產業的門道說清楚,資本就會蜂擁而至。資本其實也是技術盲,也會盲目跟風。國資委819文件出來之后,不管工業母機是什么,整個機床行業的股票全部大漲。像目前大熱的工業軟件,哪怕是只有上千萬元的收入,也會受到投資公司熱烈的追捧。對于苦日子過慣了的工業軟件界而言,這真是一段令人熱淚盈眶的日子。這也說明,任何一個產業都需要一種音量,讓外部人聽得見這個行業的未來。只要能讓資本能聽得懂,就有周旋的空間。每個行業要發出正確的求偶信號,要有人為行業代言,并注入正能量,這個行業就會更多的資本注入。


          最后一個變量是基礎研究的外溢。創新,是要有技術來源的,戲法變到最后還是要看眼疾手快的基本功?;A研究的焦點,又會回到大學院所,回到產學研。但過去多年來,這條技術路徑從來就是麻球一團,需要來一次系統性的修復。這是制造之外的功夫,可以看成非線性的變量,投入很多錢也不一定管用。而前面兩個則更像是線性變量,付出更多,收入更多。


          8/ 如何認識數字化轉型


          現在來到了短周期。這是企業家完全可以有所作為的主戰場。通過長周期能看到一個時代的制造格局,在中周期能看到一個產業的更新換代,而到了短周期,就是企業家自己的舞臺。


          數字化轉型是無法躲開的選擇。要理解數字化轉型,可以從了解工業軟件的邏輯開始。機械產品,進化到機電一體化,再到現在的機電軟一體化,整個工業品進化邏輯,通過軟件的透鏡,會更容易理解。


          在軟件對制造的影響越來越大的時候,中國企業家的技術能力,會出現一個力不從心的斷層。從一個機械工程師,過渡到一個機電工程師不難;但從一個機電工程師,想要成為一個軟件工程師,則要難得多。這是有技術代溝,絕不是自發能交接過去的。這也意味著,一個企業必須從頂層開始,補齊軟件的能力。


          齊刷刷向軟件行業進軍,這種場面在各個領域都不罕見。全球十大醫療器械廠商,都在非常明確地制定數字化轉型的戰略。無論是排名第一的美敦力,還是緊隨其后的強生和雅培,這些1000億美元收入的企業,都在大張旗鼓地深度布局遠程手術、數字化護理等。而這種戰略的核心,無一例外都是通過收購軟件公司來實現。要知道,在這個利潤豐厚的醫療器械行業,存量資金大約有5000億美元保持著流動性,軟件的并購將是一個巨大的盛宴。


          而數字化轉型,可以不拘一格,從多個角度出發。從商業模式來講,可以從開拓訂單和關愛客戶入手;而從社會環境的角度看,合規和去碳則是必須需要做的。就雙碳戰略而言,早日去碳反而成為一種碳金競爭力。數字化轉型的羅盤,總是要轉起來,應時而動,量力而行。這是短周期需要確立的雄心。


          9/ 質量思維過時了嗎?


          質量是中國的老生常談問題,但這個題目就像是加了太多鹵水的豆腐腦,被點死了。每人都在談論,每人都在按以前節奏辦事。


          然而,隨著長周期和中周期的疊加,質量已經變成一個戰略性問題。如果細看過去,所有的中國制造,只有四個問題:第一是造的不夠快,比如飛機有市場,但現在美國波音一個月制造54架,而中國ARJ一年也就造幾十架,太慢了;這還是幸福的事情。第二是造的不夠準,根本不知道用戶要什么,這是產能過剩的禍根。第三是造得不夠好,質量不過關;第四就是造的不夠格,根本就造不出來,如14納米的光刻機。這些問題,70%以上都跟質量都有關系。所以扭住質量這個牛鼻子,就能解決中國制造的大部分困惑。


          因此,雖然是老話題,然而企業家還是要抖擻精神,看清楚“質量”這個老對手,重新建立質量思路,形成“新質量思維”。新質量思維最重要的一點,就是要在質量體系中,把用戶加進來,在功能之外,充分考慮用戶的體驗。體驗質量的崛起,讓用戶不再是工廠邊界之外的最遠端,而是在工廠里面的設計和制造的約束因素。


          揚州揚集鎮是中國的牙刷之都,中國酒店80%的牙刷都是這里制造。但是,當一家年輕的初創公司,重新設計一把牙刷的時候,揚集鎮沒有一家能夠制造。這家公司不得不去求助于河北一家做高端牙刷的代工廠,不得不跑到日本東麗去尋求牙刷上的每一根刷絲。這家企業,對牙刷的質量,進行了重新的定義,它貼近人們護理牙齦的需要,從而定義出一種又軟(不擦傷)又韌(不折彎)的牙刷。


          這把牙刷大獲成功,成為人們牙刷的新寵。實際上,身邊的每一個產品,都可以從體驗的角度,重新定義。我們需要重新發明每一只輪子。


          豐田汽車美國研究院院長前兩天在美國路透社峰會上說,不是每個人都需要電動車。而且,豐田老大豐田章男也一直在攻擊日本政府在電動化上走得太慢。這三年中,可以聽得到豐田一直在抱怨;然而也就是在這三年中,上通五菱的電動車,則在迅速迭代,其中的一個車型宏光Mini上市一年多,銷售量達到40多萬臺,當前每月銷量四萬多臺,狂掃全球排行榜。全中國賣的最好的車就是這款宏光Mini,現在已經進化到NANO定制車。在豐田抱怨的三年,上通五菱已經進化了6代。上通五菱面對用戶的體驗質量,已經抓住了年輕人的心。


          美國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民族英雄——克萊斯勒總裁艾柯卡,一直在強調年輕用戶的重要性,包括他以前擔任福特總裁的時光。艾柯卡被稱為“野馬之父”,因為它為年輕人打造一個經濟型的跑車:野馬。


          歷史很容易復制,經典很容易致敬。上通五菱在將用戶置入整個設計和制造之上的時候,體驗質量成為它脫穎而出的戰略利器。


          新質量思維,值得每個企業家,在短時間內重置觀念。就像電腦重啟,很多舊的緩存(網頁Cookie)、過時的認識,都需要清楚掉。質量,已經大有不同。



          10/ 制造商需要什么樣的供應鏈?


          毫無疑問,中國制造現在要從單打獨斗,走向聯手。然而中國制造,長時間以來,就困在微笑曲線的陷阱之中,感覺中國制造就是處于最下端。但是,如此簡單的曲線,掩蓋了實際伙伴之間的合作關系。中國制造需要走向一種“灰度創新”,制造界的價值并不是微笑曲線的一個單線條,而是類似兔耳朵一樣的重疊區域。在這由幾個組織之間共同合作而形成的灰度區域里,知識跨組織流動,創新是以混合的形式發生的。對于制造型企業,并非只有“源頭創新”、“設計創新”、專利等,在工廠現場,通過與上游的設計,以及下游的用戶,可以緊密地結合起來。


          在工業發達的國家,許多初創企業盡管有著良好的源頭創新,但由于制造環節的多樣性和復雜性,在還沒有來得及積累足夠用戶的時候,就可能已經夭折在創業途中。而中國制造廣泛而多樣化的土壤,則為此提供了孵化創新技術的大量可能。光伏就是這樣的例子。中國已經成為全球光伏的王者,2020年全球TOP10組件企業,前10名中國占了9家。為什么美國發明了光伏技術,最后卻在光伏產業上,收獲寥寥?這要從國際供應鏈的大格局來看。光伏產業的加工,其實跟半導體很類似。半導體的工藝加工,主要集中在亞太;硅材料也主要集中在東亞。這意味著,跟光伏關聯的產業,基本都轉移到東亞地區。而德國、美國等一些原本光伏產業發展還不錯的國家,盡管在某些細分技術還有優勢,但是由于制造技術的配套不足,不具備大規模發展的產業基礎。


          這就是制造工廠,與設計、與用戶,可以產生強大連接力量。從而催生出一種聯合式的創新。這種一種結合部的創新,制造企業與上下游的聯合創新,處在一個交叉地帶。它位于企業之間的結合部,呈現了灰度特征。


          高質量發展需要重新思考供應鏈的伙伴關系。作為企業家,需要有更好的包容和合作態度,與供應商一起打造新型伙伴主義。


          智能制造不一定全是智能和大數據的事情,也要學會向傳統制造損耗的每個百分點開刀。中國工程機械廠家,在全球Top15里面占4家。但實際上存在很多問題,比如整機系統效率比國外差距很大,層層“漏氣”。中國行走機械還處在傳統液壓流量控制,而國外已經進入電子液壓的壓力控制??刂坪没A,就上了一個大臺階。全球第一的卡特彼勒、液壓先鋒博世都已經進入到電子電控的局面,但是中國還遲遲沒有完成。然而要完成這樣的事情,對任何一家企業,無論是主機廠、液壓廠,或者是電子配件,都是力不從心。唯有聯合,把面向對象的仿真、運動控制、主機、液壓廠綁定在一起,甚至考慮5G的優勢,以一種打群架的方式,才能真正迎頭趕上。


          中國制造能力已經沉淀了很多,就差一種激活方式。比如新寶是國外很多小家電品牌的代工,占據出口量將近10%。然而多年來,并無自己的品牌。前幾年,通過引進英國摩飛的品牌和設計能力,并在下游跟用戶采用了直接接觸的方式,重新整合柔性供應鏈,結果在國內發展得非常好。一舉突破多年來“美九蘇”(美的、九陽和蘇泊爾)在小家電的壟斷地位。


          重新思考伙伴的力量,借助于供應鏈的聯動能力,打造新型伙伴,是企業家在短周期內值得審視的戰略。


          0/ 小記:從最掙錢到最花錢


          從長周期來看,全球供應鏈的流動性正在人為受阻,供應鏈攻防戰在地緣制造開始發揮作用。如果以前是基于經濟驅動,那么現在則不完全是,而且區位之間有攻防對壘。而供應鏈的組合形態,也在呈現新的局面。


          從中周期來看,核心問題是產業的新陳代謝,吐故納新,傳統制造的熠熠生彩和多樣化的面貌,是一個高質量發展的亮點。即使是不可避免的低利潤,也自有緩慢成長的積累機制。


          而從短周期來看,這是企業家最能把握和決定的。數字化轉型、新質量思維,以及跟供應鏈的聯合創新,成為應對制造大變局的有效手段。


          中國制造的當下,正是三個周期的疊加。對企業家而言,長周期來看,需要登高望遠,看到格局;中周期則是圍繞產業,要正點上車;短周期則需要揮起鞭子抽自己,重新拷打發展思維,對數字化、新質量、伙伴關系等有一個重新的認識。


          從2001年加入WTO以來的20年,中國制造給國家創造了大量的外匯,從這個意義來講,中國制造是一個最掙錢的行業。但面向未來20年,中國制造將會成為一個最花錢的行業,從而挺近中高端制造。國運時刻,正在迎來中國制造的歷史性轉折點。

          • 機械滑臺 - SEMEC630 機械滑臺 - SEMEC630,SEMEC630,金屬加工機械 - 其他,保定第二機床廠,機械滑臺 - SEMEC630價格及其他相關信息
          • 萬能搖臂銑床 - X6325D 萬能搖臂銑床 - X6325D,X6325D,金屬加工機械 - 銑床,威海機床廠,萬能搖臂銑床 - X6325D價格及其他相關信息
          • 液壓鉚接機 - T92Y-8 液壓鉚接機 - T92Y-8,T92Y-8,金屬加工機械 - 其他,安陽鍛壓機械工業股份有限公司,液壓鉚接機 - T92Y-8價格及其他相關信息
          • M型壓緊/內孔車刀 M型壓緊/內孔車刀
          • 江蘇,常州,蘇州,太倉,昆山伺服電機馬達維修,伺服電機馬達編碼器維修等 創美電路板維修中心www.chuangmei-pcb.com 崔生13554928277工作QQ:1725797726長期承接全國各省市各種品牌,各種型號伺服電機維修,編碼器維修業務,維修的伺服電機涉及日系,德系,歐美等進口知名品牌,常維修的故障有電機卡死,電機異響,電機可低速轉不可高速轉,電機發燙,電機抖動,編碼器故障,進水,進油,燒線圈,剎不住車等等。
          巨乳美女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jv3xn"><dl id="jv3xn"><font id="jv3xn"></font></dl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<thead id="jv3xn"></thead>
            <form id="jv3xn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dfn id="jv3xn"></dfn>
                <b id="jv3xn"><listing id="jv3xn"></listing></b>
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jv3xn"><font id="jv3xn"></fon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jv3xn"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jv3xn"><delect id="jv3xn"><listing id="jv3xn"></listing></delect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jv3xn"><var id="jv3xn"><ruby id="jv3xn"></ruby></var></delect>